之后的5年,李亚西从未放弃到不同国家尝试新的跨年方式。

一起从广东北上抗日的同乡,几乎全部死于大屠杀中,晚年的李高山,时常对着儿子李真铭垂泪。